Pausch

Freedom comes from knowledge

云亮 | 无题 · 十:红衣男子登场( ̄▽ ̄)

“对了,明天我要早起。”小军师专心致志的挑着鱼刺。
“去做什么?”
“工作。”
赵云在心里腹诽,难道知道今天没上班明天要补上?这么有良心?
“那我明天开车送你。”
“啊,好。谢谢。”

------------我是第二天早上赵云的车-----------

“这地址?”赵云皱了皱眉头。
“嗯?”
赵云低头不语,这不是家公司的地址,连个分部都不是。难道是部门部长让诸葛亮外派了?绕过他?看来要好好给这些部长开开会了。
“走不走啊,该迟到了。”
“走走走,马上。”

---------------我是某家公司门口---------------

“你!”赵云打开车门把诸葛亮从副驾驶上拽下来压在车门上,“你让他睡了?让我猜猜?前天下午?!”
“干嘛啊在外面?”诸葛亮想掰开赵云的手,但力量差太多。
“你就那么缺钱?你要多少我给你不行吗?别这么作践自己行吗?!”
诸葛亮一拳挥过去打到赵云鼻梁,瞬间鼻血就流了下来,赵云松开一只手想要捂住鼻子。诸葛亮趁赵云分神直接抬脚踹向赵云腹部,下一秒赵云已经躺在地上。
“我是缺钱,非常非常缺。如果我没钱,我妈就要被迫出院;如果我没有钱,我弟弟就要被退学。或者二者之一吧,谁在乎呢?”诸葛亮的语气近乎于死水一样平静,“但我用不着你施舍我,我的职位是因为你睡过我,我自己拿来的。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别人吧。我的每分钱都是自己赚的。如果是因为住在你家让你产生了你可以支配我一切的错觉,那我明天就搬出去好了。”诸葛亮顿了顿抬手捂住眼睛,“没想到啊赵云,三年。三年你也变得这么不了解我了。这就是时间的魔力?厉害。”
诸葛亮抬脚就向公司门口走去。
“你给我站住。”话音还没落,诸葛亮就被赵云拉在原地。
“赵云?”一红衣男子从公司门口探出头来,“你欺负我员工?还欺负哭了?”

---我是周瑜他家公司某个不知名的会议室---

“啊呵呵呵。”周瑜干笑一身打破了沉寂许久的会议室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赵云拉着小军师的手坐在周瑜对面,不说话盯着他看了许久。
“喂..这是怎么了?”
“你...”赵云咬牙切齿,“和他睡了?”说这句话时,赵云几乎要把诸葛亮的手捏碎了。而旁边的诸葛亮却连反应都没有,额前细碎的头发挡下来,看不清眼神。
“赵云兄弟。”周瑜顿了顿,仿佛想找到正确的措辞,“不知是哪件事给了你一种我是gay的错觉?”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