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usch

Freedom comes from knowledge

瓶邪 | 这是一则神仙结婚的故事 · 上

“天真快起床。”
“别踹我。”吴邪翻了个身,“干嘛啊?”
“三叔叫你。”
“......”吴邪戒备的从被子中探出眼镜扭过头,“这老贼叫我干吗?“
“不知道。”解语花顺手把被子掀起来,“起来了。”

“你好了么啊?”
“好了好了。”吴邪从房间跑出来,和解语花并排站在天井伸出了羽翼,“话说小花啊?无论看几次,你这粉毛..”
“都是一样的美。快飞了。”
“哦。”

--------------我是三叔他家大门----------------

“嗯...?”吴邪被他三叔的眼神看到发毛。
“你...”吴三省仿佛找不到正确的措辞,“族内还不够你闹腾的?”
“啊?”吴邪眨巴眨巴眼。
“别装可怜。”吴三省干脆嫌弃的移开了视线,“你去龙那边干嘛了?”
“没...没有啊。”吴邪心虚的移开脸。
“你自己看。”
“...千年...凤凰....联姻...吴邪?!!”吴邪拿着文件从椅子上蹦起来,“我?为什么啊?再说今年不是凰吗??”
“我会知道?去问上面也说已经定下来了,月老的姻缘也早就连好改不成了。而且就在下个月。”吴三省揉着额头,“真的不是你去龙那边惹事招惹了人家?”
“啊...没有啊,真的没有。”吴邪不自然的移开视线。
“唉,什么时候能省点心啊。”吴三省叹了口气,“我再去问问,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。其他准备工作我来做就好。”
“哦...”吴邪咬了咬嘴唇,“那如果我不愿意...”
“我问过了,上面的回复是月老已经给了你们姻缘,所以驳回。”
“怎么可能....”

--------------我是吴邪他家大门----------------

“小哥,小哥你回来了吗?”吴邪直接飞到东厢房的窗外推开窗户,“你在!”
“嗯。”
“工作结束了吗?”吴邪直接从窗户跳了进去,“今天好早。”
“嗯...”张起灵坐在书桌前看了看吴邪,欲言又止。
“小哥...”吴邪拉过鼓凳坐到小哥面前,“小哥你认不认识这次龙来联姻的人啊?”
在张起灵万年前不变的面瘫脸上出现了微妙的一瞬的僵硬,“认识。”
“真的?真的吗?”吴邪眨巴着他那双杏仁眼,企图引起同情,“你能不能说服他反对这次联姻啊。”
“...”张起灵盯着吴邪含水的眼睛,“他...应该不太乐意。”
“啊..别说这么肯定啊小哥!我和他都没见过啊,他也一定是被逼的!”吴邪摇动着小哥的手腕,“拜托拜托!看在我们十年的交情上,你就试试嘛!”
“...好。”

(你要让小哥说服他自己吗天真=)
(我尽力了&下章小哥视角)

(序:http://yqyhwmg.lofter.com/post/1d1103fc_10c603a7

评论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