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usch

Freedom comes from knowledge

未明 第二章

“那种东西怎么会给你?”钱能边说边伸手将盒子拿了下来,“明早让钱笙帮你打进去。”
“针剂?”针剂啊,钱坤心想,结合到今天的谈话,它的功效不言而喻。但是,这种东西已经研发出来了?钱笙给的?还是说是..
“是他留给你的。”钱能笑了笑。
“嗯...”
“怎么了?”
“效用副作用之类的?”
“大概可以持续五年左右。期间你会表现出ALPHA的特征,气味之类的。至于副作用...结束后,这五年的发情期...”钱能做了一个你懂的眼神。
“......=_=那真的是很棒棒了。”
“所以你这五年也好好找找人吧啊。唉,不过我觉得你...实在不行刘家那小子不错啊。”
“爸,您早点睡吧。我也不应该这么晚来打扰您。您看您都说胡话了。”说完,钱坤跳出来窗子,“晚安~”
“臭小子。”钱能走回到床边,“怎么又回来了?改主意了?”
“当然不是。”钱坤扒着窗框,“他怎么样了?”
钱能笑了笑,“你知道的,'天堂'一切都好。”
钱坤愣了下,然后笑了笑,“对啊,'天堂'一切都好。”
“晚安老爹。”说完钱坤跳窗自杀了(划掉 离开了。

钱坤躺在床上,思绪却没有放缓。今晚的针剂与谈话引出了太多的回忆,总归是难以入眠的一晚。
但伴着窗户中透出的晨光,钱坤模模糊糊地想到,这针剂应该算是OMEGA信息素抑制替换剂吧,如果被ALPHA知道这种东西被研制出来,大概会疯了吧:D…虽说现在通过一系列的平权运动OMEGA、BETA和AHLPHA看似几乎平等的权利。但实际吗,呵呵,是该说OMEGA大多数人太不争气呢,还是其他群体洗脑太厉害?

“懒虫醒醒。”
“啊...干嘛啊,我才睡着。”
“爸爸说你找我有事。还有,已经八点了,昨晚失眠啦?早饭还吃不吃啦?”钱笙边说边拉起了被子。
“啊,对的这个给你。”钱坤身手把针剂递给钱笙,顺便将被子又拉过了头顶,“帮我打。”
“这是什么?”钱坤拿着针剂左右翻看,突然想到昨天的谈话...“该不会是?这真么可能?我们都因为阻力一直都还没..”
钱坤从被窝中露出眼睛,“打吧...”
钱笙颤颤巍巍收拾好了器材,将针剂内的液体打入了钱坤身体中。
“不要说出去哦,是他给的。”
“嗯...大概猜到了。你有问爸..”
“一切都好。”
“嗯。”钱笙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,看不清表情,“你再睡一会儿吧,我先走了。”
“嗯。”钱坤看着钱笙走到卧室门口,“哥。”
“嗯?”
“你是道,他没有抛下我们。而且他很开心你选了和他一样的..”
“我知道。”钱笙仍旧背对着他,“再睡一会儿吧,我还要工作,先走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